近7年首次!美国财政预算赤字破万亿大关 风险来了?

举报
Name

近7年首次!美国财政预算赤字破万亿大关 风险来了?

作者 | 第一财经 樊志菁

美国财政部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财政预算赤字突破1万亿美元,创下近七年新高。

现阶段美国财政赤字增长处于低利率和长期扩张环境中,因此风险相对可控,但机构普遍对于未来经济恶化可能引发的债务危机有所担忧。

新增债务再破万亿,两年增长50%

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去年1~12月,美国预算赤字达到1.02万亿美元,同步增长17.1%,较2017年增长了50%。赤字逐年扩大反映了2017年特朗普减税带来的收入损失,以及增加数十亿军费和国内项目开支的预算协议等因素。

从去年10月开始的财政年度来看,美国的预算赤字已经达到了356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1.7%,其中收入总额为8065亿美元,支出总额为1.16万亿美元。机构普遍预期,未来10年内,美国年度预算赤字将维持在1万亿美元水平之上。从美国财政部列出的收支项目看,税改令美国本财年税收收入增速降至4%左右,与名义GDP增速相当,支出却增加了近8%,事实上债务的增长已经大幅超过了经济的扩张规模。

如今,美国经济似乎已离不开财政赤字支持下的扩张模式,去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了1.4万亿美元的财政预算案。安本标准投资首席经济学家麦凯恩(James MaCann)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表示,即使美国国会两党始终在预算支出选择上存在分歧,但在关键时刻都会达成共识通过立法上调联邦债务上限,因为债务违约对美国经济的伤害极大。同时这也让美国经济避免财政悬崖(Fiscal Cliff)的冲击,否则按照2011年通过实施的预算控制法案,削减赤字机制可能将在2020年启动,届时或对美国GDP产生0.4%的拖累。

近7年首次!美国财政预算赤字破万亿大关 风险来了?

▲美国国家债务突破23万亿美元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财政赤字已经连续四年高速增长。历史上看,这也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首次,时任总统里根当时同样推出了大幅减税计划以拯救经济,造成赤字急剧膨胀,与现在有所不同的是,当时美联储在实行货币紧缩政策,以抑制通货膨胀。

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在美联储连续降息的宽松政策与奥巴马政府推出的一系列扩张财政刺激政策支持下,美国经济缓慢复苏,政府预算赤字在此后四年里维持在1万亿美元以上,不过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美国政府对赤字规模进行了有效限制。

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赢得了任内最大的立法胜利,近三十年来最大规模的税改法案获得通过。他曾表示,自己的刺激政策,包括大规模的企业减税和积极放松监管,将有助于遏制赤字规模进一步扩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目前美国债务总额达到了23.2万亿美元。

债务雪球越滚越大,风险在集聚

通常情况下,国家大幅扩张财政赤字往往出现在金融危机时期,政府通过增加社会公共开支等方式维持经济平稳运行,比如之前提及的里根和奥巴马时期。然而特朗普时期的情况并不是这样,去年7月美国本轮经济扩张周期进入第121个月,打破了1991年3月至2001年3月之间创下历史纪录。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去年6月公布的预测显示,从2022年起,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将超过1万亿美元,如今看来时间表已经被大幅提前。CBO担心,持续的巨额财政赤字将推动公共债务稳步增长,预计到2029年,美国公共债务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3%,到2049年该比例将进一步升至约150%。如果政策制定者不修改法律,美国的联邦债务预计将在未来30年飙升至“前所未有的水平”,这可能将美国推入“财政危机”。

更重要的是,赤字的利息支出成为必须偿还的不断增加的政府债务的一部分,并可能在未来几年抑制经济增长。事实上,即使目前联邦基金利率较低,今年美国政府的债务利息支出也是预算中增长最快的项目之一,达到3756亿美元。长期关注政府债务方面的问题纽约“彼得森基金会”警告,万亿美元量级的债务增长会导致高昂的利息成本,这将给经济带来压力,使政府难以为未来的重要投资项目提供资金,未来10年需支付的债务利息将达到约7万亿美元。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利欧(Ray Dalio)则预言,如果财政赤字问题不妥善解决,美国未来将面临债务危机。“养老、医疗等公共开支迅速膨胀将对政府财政预算造成巨大压力,为了筹集足够的资金,政府需要发行大量债券,但市场没有能力完全消化这些国债,美联储将不得不通过发行货币的方式来填补赤字漏洞(财政赤字货币化)。”他说。

近年来,虽然政府巨额赤字的风险频频被各方提及,美国经济依然表现出很强的韧性。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去年9月曾表示对美国持续增长的债务“很忧虑”,但认为“清算日”远没有到来,美国重回可持续的财政立场是很重要的。他认为,虽然联邦政府财政赤字问题并不会成为近期影响政策决定的主要因素,但这是一个长期问题,必须面对又别无选择的挑战。

目前不少机构认为,任何真正的解决方案都将包括在政府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等巨额福利计划中增加税收和节约成本。短期内这些可能都不会成为现实,不少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承诺将撤回特朗普对企业和富人的减税政策,但他们不会用这些钱来降低赤字,而是增加对医疗保险等昂贵项目的支出,而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未来四年的赤字增速料将继续维持高位。

由于巨额赤字正与长期经济扩张和低利率时期同时出现,且目前赤字规模仅为GDP的5%,整体风险相对可控,因此潜在的风险在于经济下行甚至衰退。凯投宏观认为,如果经济恶化,巨额债务可能推高市场利率,挤压消费者和企业的贷款能力,进而加大经济下行压力。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1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