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托否认“被接管” 不良飙升藏隐忧

举报
Name

一石激起千层浪。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信托”)近日因被传“资金池”业务被暂停的信息引起业内广泛关注。

尽管随后四川信托在官网火速澄清:“消息不实”,但是仍然引起业内及信托业从业者对于目前类“资金池”业务的担忧。因为“资金池”业务如果被立刻全部暂停,意味着信托公司不良风险或将逐渐暴露。

据多位信托从业者对记者表示,监管对于“资金池”业务早有禁令,但是部分信托机构仍然在“顶风作案”,具有“资金池”业务属性的“TOT”模式产品仍然在发行。

一位华南地区信托从业者表示,四川信托的“资金池”业务如果“一刀切”式的停掉,或许部分产品的风险便暴露出来,因此需要逐渐化解压缩。

而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风险暴露的背后——不良率明显抬升也暗藏隐忧。

川信否认“被接管”

“刚刚得到消息,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停止所有资金池业务,高管的个人护照全部上缴”、“资金池业务上周已经停止募资”。

5月11日,有关四川信托“资金池”产品被暂停的消息在信托行业内流传。

此前,监管虽然明确要求“资金池”类业务不允许开展,但是部分信托机构仍然以TOT(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等创新方式在开展具有“资金池”属性的业务,监管并未明确叫停。

对此,四川信托5月11日晚23点42分在官网回应称:“今日,有别有用心者捏造并散播关于‘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不实信息,严重诋毁我公司声誉。为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我公司郑重声明如下:第一,我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一切正常,各项业务均有序开展;第二,对于前述不实言论,我公司已向有关部门举报,并将根据其对我公司造成的损害后果,追究其法律责任。”

四川信托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5月11日,仍然有产品在发行,因此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四川信托“TOT”产品有“申鑫、申富、丰盛、芙蓉、蓉汇、蓉城、蓉都、蓉锦、锦恒、锦江”等多个项目在发行。据了解,此类项目一般收益率较高,项目也相对安全。

另据记者多方了解,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一直在压缩规模。据记者了解,四川信托去年11月起,财富团队在对接客户时便不接受6个月期限内的委托资金,已经开始对“资金池”业务逐步开始压缩。

近期,四川信托财富部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资金池相关产品的收益率也开始逐渐下调。

就监管对于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的监管细则,记者在5月11日也采访了四川银保监局,相关人士对记者回应称:“不便回答。”

严控“资金池”业务

一位北方信托从业者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目前“资金池”业务属性的产品,多家公司均有发行。

上述华南信托业内人士表示,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不允许开展资金池业务,但是因为资管新规有两年过渡期,所以部分信托机构仍然通过创新方式“TOT”模式在发行。

根据信托业协会介绍,TOT/TOF(TRUSTOFTRUST/TRUSTOFFUND)从字面上理解就是“信托中的信托”、“基金中的信托”,是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从广义上讲,TOT/TOF是FOF(FUNDOFFUND,基金中的基金)的一个小分类,而在国内,TOT普遍被认为是私募中的私募,FOF则被普遍认为是公募中的公募。

目前,国内TOT/TOF的普遍操作模式是:由信托公司要约募资成立母信托产品,由母信托产品选择已成立的阳光私募信托计划进行投资配置,形成一个母信托产品投资多个子信托的信托组合产品。

信托“资金池”产品的显著特征有四个:滚动发行、集合运作、期限错配、分离定价。具体而言,滚动发行又可称为滚动发售、滚动募集,具体指资管产品非一次性募集完毕,而是通过分期发行或开放申购的方式在不同试点分别完成募集。分为借新还旧模式与滚动投资模式。

集合运作指募集的资金由管理人进行统一核算汇总使用,资金来源于资金运用没用明确一一对应;期限错配即短期资金投向长期资产。

分离定价是资管产品下的资金申购或赎回时未按照规定进行合理估值,脱离对应标的的资产实际收益率确定投资者的申购价格及赎回、到期时的水平。

多位信托从业者表示,“资金池”信托的危害在于,第一,形成影子银行;第二,在资金池风险暴露之前,发行主体往往通过资金池来隐匿不良资产,使资金池信托成为隐性刚兑的手段。“资金池”业务的监管尺度,向来受到从业者的关注。近年来,监管部门出台了多项针对“资金池”业务的监管规定。

据不完全统计,监管曾多次发文明确金融机构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

5月8日,银保监会就《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第十七条明确提出,信托公司应当做到每只资金信托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单独清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将本公司管理的不同资金信托产品的信托财产进行交易。

上述华南信托人士对记者表示,“TOT模式”信托具有资金池的属性,但并非严格意义的资金池,关键取决于产品是否“滚动发行”、“期限错配”等。

对于未来“资金池”信托的监管,该人士补充称,一般较大信托机构“资金池”业务早就停了,不会去碰监管的红线,而其他一些资金池体量较多的信托也会逐渐压缩、停掉符合监管的要求。

不良飙升藏隐忧

另一方面,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风险暴露的背后,不良率明显抬升也暗藏隐忧。

根据4月30日披露的年报显示,四川信托自营资产2019年年末的不良率达到22.21%,而年初不良率仅为4.82%,增加361%,自营资产信用风险增速明显。

不良率明显增加的同时,四川信托多只产品出现逾期的情况。根据2019年年报中披露,自营贷款的企业四川吉家村食品有限公司目前还款情况为逾期状态;此外,5月13日,四川信托官网披露“四川信托-国金量子1号新三板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预计信托期限为“处于延期状态”。

此前,四川信托的融资主体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汉能集团等明星主体,后来多陷入债务风波,也无力偿还信托贷款。启信宝数据显示,截至5月14日,四川信托涉及法律诉讼共计336条,其中包括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等交易对手均因延迟还款被四川信托起诉。

四川信托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同比增长4.07%;净利润为5.21亿元,同比下滑29.59%。与此同时,记者发现,四川信托的净利润自2016年起便开始下滑,2016年至2019年,四川信托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9.21亿元、7.4亿元、5.21亿元。

据记者了解,根据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公司前三大股东分别为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其中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为54.19%,二者实际控制人为刘沧龙。

谈及四川信托的不良率,上述华南信托人士对记者表示,如果没有资金池业务,四川信托的不良风险可能会进一步暴露。

对于资金池业务的管理,四川信托年报披露,在资金池流动性风险管理方面,对资金池的流动性进行适时监测,并定期开展压力测试,进行缺口管理。同时,为稳定资金池的资金来源,公司对资金池产品进行统一定价、规范发行,并且不断加深同业交流与合作,丰富资金来源。

另一位信托业内人士表示,后期四川信托肯定要按照监管的要求将资金池业务逐步压缩化解,符合资管新规与资金信托征求意见稿的要求。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 蔡越坤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