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 ( 1 )

    0

    失恋的人最恨巧克力怕胖的人啊什么样的人会对巧克力充满仇恨?
    对巧克力浓厚的可可味、黄金般的色彩、粘稠的姿态,或者对她少女般的甜蜜、对可可因诱发的开始低烧的欲念,充满了仇恨和畏惧?
    朱丽叶·比诺什的影片,似乎没有一部曾经让我失望。即使是脱离了基斯洛夫斯基、波兰斯基等欧洲电影大师,来到好莱坞之后的朱丽叶。比诺什,一个年近四十岁的朱丽叶·比诺什,在《浓情巧克力》中,依然还是那个如同《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特丽莎一样,流着地道的欧洲女子的血液,在轻浮的流浪生活中,找寻着可以安身立命的凭据。她像一个居无定所的巫师,带着她的巧克力,来到一个个乡间小镇。把一种开始低烧的欲念,和一种冲破道德乌托邦的勇敢,带给每一个礼拜天在教堂心不在焉、听取年轻神父的“三讲”弥撒的村民们。
    那个年轻神父足够的年轻,年轻得忍不住在扫地时扭动起著名的“埃尔维斯·普林斯特(猫王)的胯部”。因此每周的三讲运动其实是“背后长胡子的人”(精通历史的镇长)在支配。这个镇长,就是那个对巧克力充满仇恨的人。
    在朱丽叶的巧克力店准备开张时,他便敏锐的发现了“尚处于萌芽状态的不稳定因素”。他到处向人们宣示,道德已经面临异教徒的挑战(这个女人不信教,也从不上教堂)。朱丽叶就像是一条蛇,来到这个法国乡间的“伊甸”,再一次拿着花样百出的巧克力,对夏娃亚当们说:吃吧吃吧,“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
    在镇长的眼里,感性的巧克力构成了第二次原罪。他的任务就是彻底清除来自异教徒的“精神污染”,维护在他治下有着古老历史和光荣传统的道德理想国。在他代为起草的年轻教父的弥撒稿中,镇长努力回顾了纯朴生活的美好,并用心良苦的指出,“道德虽然不像巧克力那样纯正和鲜艳”,但却是来自上帝的恩赐,和达到天国的阶梯。
    在影片中那个静美如画的小镇,其实并不是一个严守“政教合一”原则的道德乌托邦。它一样有着三权分立下的上层架构。有镇长,有议会,有倾听人们内心忏悔的教堂。就像当年加尔文主政的日内瓦城。而这部影片,其实就是讲述巧克力如何战胜加尔文主义的寓言故事,讲述巧克力的力量是如何征服了原本仇恨他的加尔文主义者(长胡子的镇长)。
    如果不是在法国,你也可以将加尔文主义换成另外一个词。
    每周一次的三讲(讲上帝、讲道德、讲感恩?)运动,还是挡不住巧克力感性的诱惑。越来越多的市民爱上了那浓浓的可可味,爱上了那种开始低烧的欲望。
    巧克力成为了将人们从拘谨的生活状态下搭救出来的白衣骑士,成为了沟通亲情与隔阂的润滑油,甚至成为了改变婚后性冷淡的壮阳药。人们开始跳舞、欢笑,七旬老人也勇敢地追求梦想多年的黄昏恋。巧克力,伟大的巧克力。像伟大的凯撒一样莅临,“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在色香味之间,竟是如此轻易的破去了意识形态的守身如玉。
    为什么在一个加尔文主义者眼里,巧克力会构成对于“以德治镇”的威胁?巧克力仅仅是情欲的象征吗?一个迷恋在巧克力当中的女人,也许就是天生的荡妇,一个像麦当娜在T恤上所标榜的“material girl”。而男人们居然喜欢上了巧克力,更加是放开闸门的洪水猛兽。巧克力让道德开始自渎,让统治者在深宅大院对大众的欢笑充满戒心。
    就像我曾呆过的某所学校,那位校长只要一看见两位教职工在一起窃窃私语,忽然间爆出一声大笑。他便感到莫名的惊慌,和一种局面已不受控制的挫败感。当每一个人借助了巧克力的神秘力量,越来越能够把握自己的生活时,唯有那个精通历史的镇长,对于自己的统治开始失去把握。
    但对于我们,结局却像一个童话。无路可退的镇长手持凶器,夤夜前来,绝望的捣毁了朱丽叶的巧克力店。当那巧克力的碎屑偶然溅到镇长的嘴唇时,奇迹发生了。这个加尔文主义者被巧克力的美味迷醉,他如饥似渴地摘下了禁果,在巧克力的包围之中扔掉凶器,向那浓浓的可可味和开始低烧的欲望投降。在复活节的弥撒上,年轻的教父终于扔下了独裁者起草的稿子,“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向市民们宣讲了他第一次真正的布道。虽然有人在下面偷偷的吃着巧克力,每一个人却从来没有这样的认真过。
    巧克力,不是毁去了、而是创造了一个伊甸园。一个再也没有耶和华和加尔文的伊甸,一个让美好的欲望开始低烧起来的,黄金般的家园。
    真心希望这样的电影是张艺谋拍的,可惜不是。是糖尿病人吧!?胖人啊~~~黑人~~

    邹彪 (匿名)

撰写答案

(匿名撰写答案需要审核才显示内容。)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