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拍得沱牌舍得股权 但新的博弈也许才刚开始

举报
Name

“我们费了很大周折,最终还是没有成功。”31日下午,三家竞买方之一的遂宁兴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兴业投资)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时,语气里透露着失望。

2020年,白酒行业资本市场上演疯狂,不少区域和全国名酒企业股价甚至出现翻几倍的行情。在国有资本加大进入优势产业,白酒名酒企业纷纷夯实国有控股地位时,拥有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沱牌舍得集团却再次花落民企。

深度丨郭广昌拍得沱牌舍得股权 但新的博弈也许才刚开始

12月27日,舍得酒业厂区内,工人在烤酒 文静摄

12月31日,在投资者、媒体、政府部门、公安、企业职工代表、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债权人等亲眼见证和外围等候下,上午10点,ST舍得的母公司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沱牌舍得集团)的控股权在遂宁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蓬溪县分中心被公开司法拍卖,拍卖公司报出底价为39.9亿元。

据委托拍卖方蓬溪县人民法院事后在官网上发布的消息称,在四川省内外20余家单位咨询、查阅资料,最终3家单位报名后,经过27轮的激烈竞拍,竞买人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655.sh 下称豫园股份)以成交价45.3亿元竞得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洋控股) 持有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从而间接控股ST舍得。

站在豫园股份身后的郭广昌,成为ST舍得的实际控制人。这是复星集团继战略参股国内第二大啤酒生产企业青啤股份(600600.sh)、控股甘肃白酒龙头企业金徽酒(603919.sh)之后,重金拿下第二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民企胜出的同时,国资竞价失利。兴业投资是遂宁市今年成立的市属一级国有独资企业,注册资本50亿元,总资产近600亿元。自从天洋控股多方失信导致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被银行冻结、第二大股东射洪县人民政府实际控制st舍得后,将这部分股权买过来,让舍得酒业重新成为国企,成为了当地政府的共识。

但事与愿违。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现场第一时间发布竞买成交的消息后,豫园股份涨停,复星医药(600196.sh)股价大涨9%,复星国际拉高。但ST舍得股价却由涨到跌,股价当日从94.44元跌-5%收盘,在岁末大盘涨58个点、贵州茅台创出1998元/每股新高的行情下。

是利好出尽还是投资者对复星治理舍得酒业心存疑虑?

今年的“川酒中国行”中,率队的四川省委常委、省直机关工委书记曲木史哈希望,沱牌舍得集团和舍得酒业能遇到真正懂酒、爱酒的人。

想重新拿回舍得的政府

拍卖前,射洪市政府可谓举全市之力抽调人马管理沱牌舍得集团。

12月4日,沱牌舍得集团发布了更换法人代表的公告。由于该集团2018年和去年均发行了公司债券,为稳定债权人信心,射洪县政府换下欠了巨额债务的天洋控股派出的法人代表周金,接替的是射洪市国有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杨中淇。

杨中淇现年42岁,四川叙永人,可谓年富力强。从2018年就任射洪县国资公司董事长的他并不缺少投资经验,法人代表到位后,杨中淇还任沱牌舍得集团的总裁。

这并非射洪县政府在天洋控股被爆出“债务门”后的过渡之举。事实上,早在大股东出事后,沱牌舍得集团的二股东射洪县政府行使该集团的表决权和管理权之前,政府就开始干预企业组阁。

11月26日深夜,ST舍得发布公告,鉴于天洋控股及关联公司拖欠沱牌舍得集团和舍得酒业巨款逾期未还,射洪市政府“上位”——收回了对沱牌舍得集团的经营管理权。

11月2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往遂宁市的途中便得知,81年出生的射洪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王勇已被任命为沱牌舍得集团党委书记。后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射洪市委组织部的这一决定至少在射洪市政府公开宣布全面接管沱牌舍得集团的一个月前。

深度丨郭广昌拍得沱牌舍得股权 但新的博弈也许才刚开始

厂区内舍得艺术馆内的画 文静摄

在射洪市当地,启用旧部执掌ST舍得被视为一座分水岭,当地人认为是射洪县政府终将“踢走”天洋控股的强烈信号。9月24日,时任ST舍得的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和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刑拘立案调查。5天后,舍得“老人“董事兼副总裁张树平被任命为董事长,代行总裁职务的蒲吉洲为副董事长。

11 月 30 日,根据《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公司章程》,股东天洋控股集团(由射洪市人民政府代为行使表决权)和射洪市人民政府一致同意,在不召开股东会会议的情况下,作出《股东会决议》,对公司章程进行修改并形成新的公司章程。

根据沱牌舍得章程第三十条规定,股东会议应对所议事项作出决议。但对该章程第二十八条所列事项股东以书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开股东会会议,直接做出决议,并由全体股东在决议上签名、盖章。

“舍得酒业要变天了!”当地人纷纷议论,天洋控股出事,在整个遂宁市都是一件大事。

这从天洋控股债务纠纷引发了遂宁市委的高度重视可以看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射洪县国资局和射洪县宣传部独家获悉,遂宁市委成立了市委处置工作组,组长是遂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总工会主席周霖。

尽管射洪市政府在之前的公告中表示,作为股东,政府没有用沱牌舍得集团对天洋控股的债权来收购其在该集团股权的协议或类似安排。但它的上一级政府部门动手了。

12月31日,提前8点就蹲点在遂宁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蓬溪县分中心门口的投资者徐毅(应本人要求为化名)看到,继第一个进场的豫园股份代表后,兴业投资代表进场了。

兴业投资于今年1月,是遂宁市的市属一级国有独资企业,注册资本50亿元,总资产573亿元,资产负债率45%,聚焦投融资及资产经营管理、经营城市、服务民生三大主业。

遂宁市国资委显示,兴业投资旗下拥有12家全资子公司、控股6家子公司,参股遂宁市圣莲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遂宁市金汇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四川明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等14户企业,现有员工1237人。

据拍卖现场知情人士透露,沱牌舍得再次面临易主,但此一时非彼一时。5年前,舍得酒业受“三公消费”限制元气大伤,业绩下滑;5年后,舍得酒业虽受大股东非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未还,导致“戴帽”,但在行业完成深度调整期后,经营蒸蒸日上,市值比年初翻了几倍。昔日“炭圆”如今变成“香馍馍”。就像山西汾酒(600809.SH)、五粮液(000858.SH)、贵州茅台(600519.SH),日子过好了哪个不是国资掌舵?

有舍有得的复星集团

复星集团以控股子公司豫园股份出面,拍下沱牌舍得70%的股权,圆了5年前的一个梦。真应了一句话“有舍才有得”。

2015年,同样是拍卖。参与竞价的复星集团负于出价高达38.22亿元的天洋控股,和沱牌舍得失之交臂。

5年后,当舍得酒业自查发现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和关联方占用该公司资金时,复星集团看到了潜在的机会。

在离沱牌舍得集团总部千里之外的青岛,复星集团持有青岛啤酒H股的股份不断在减持。

今年9月1日,11月16日至17日,通过大宗交易、集中竞价减持,复星集团持有青啤股份H 股数量为 175,206,236 股,持股比例为 12.84%。据青岛啤酒公告,复星集团从去年 5 月至今年 11 月,减持该公司 H 股股份合计 67,902,000 股,减持比例约为 5%。就连竞拍沱牌舍得的12月,复星集团再次减持青岛啤酒,将持股比例从12.84%减至10.57%。

复星集团持有青岛啤酒始于三年前,子公司复星国际以每股27.22港元、总价66.17亿元港币的对价从朝日集团控股株式会社买入青岛啤酒17.99%的股权,成为青岛啤酒二股东。

郭广昌一直看好酒类上市公司。

继竞购沱牌舍得失利后,复星集团调头北上,继续寻找酒业标的。

2014年,顺鑫农业(000860.SZ)定增,复星集团旗下的投资机构参与,但出价低于最终的发行价13.2元/股,未能进入。

今年5月,复星集团通过豫园股份以投资18.36亿元成为金徽酒(603919.SH)第一大股东,后者是甘肃的白酒龙头企业。4个月后,豫园股份增资7.15亿元对金徽酒8%的股份要约收购,最终将持股比例上升为38%。

复星集团堪称投资多面手。除了最近几年入股的酒业,房地产、信息产业、生物制药、金融、钢铁、证券、文娱等,都有跑马圈地。复星集团拿下沱牌舍得的当天,有券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ST舍得之所以跌停,一是由于消息层面利好出尽,二是接盘方并非首选。毕竟在庞杂的投资体系和产业体系中,沱牌舍得既不是复星集团的主业,更不是唯一。

但不管接盘方是谁,为避免重蹈覆辙,二股东射洪县政府和控股股东之间注定是一场长期博弈。

深度丨郭广昌拍得沱牌舍得股权 但新的博弈也许才刚开始

舍得酒业老窖池 文静摄

在蓬溪县人民法院委托拍卖公司发布的拍卖公告里,虽然对竞拍人的自身条件要求不多,但特别指出,受让方受让股权后,将受沱牌舍得公司章程约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企业登记系统获悉,早在12月15日,沱牌舍得对公司章程进行了多达12条的修改。11月30日,该公司章程已经修改了3条。

其中,多达11条特别决议须经股东大会100%投票通过,在董事席位的名额分配上,政府的话语权也得到增强。

新的合作才刚刚开始,甚至还不确定。

据豫园股份和ST舍得12月31日发布的公告表示,本次拍卖事项尚涉及竞拍人缴纳拍卖余款、法院出具拍卖成交裁定、股权变更过户等后续事项,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标的物最终成交以蓬溪县人民法院出具的拍卖成交裁定为准。

在新的伴侣磨合中,彼此到底将形成什么样的法人治理关系和权力制衡?尚待进一步观察。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