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 ( 2 )

    0

    董建华就任特首的7年期间,屡次犯了错误而遭受市民批评,并被冠以「老懵董」作为戏称。他强调会以儒家方式治港,以对抗回归前在香港为主流的西方文化。然而,他的多项施政,都被视为「好心做坏事」。例如:他认为儒家主张敬老,因此他成立安老事务委员会,以提高长者的生活质素。但另一方面,却在综合援助、交通综贴等各项措施削减对长者的资助,使长者未见其利而先见其害。除此之外,「中药港」、「数码港」、「八万五」等政策皆被批判为「假大空」、「大白象」。
    任用人才方面,董建华一直被指为「刚愎自用,任人为亲」。这从港大民调风波事件、以及他的接任人在扩大策略发展委员会后,一群董建华的亲信要求(注意:是要求,而不是推荐或自荐)加入策发会的事件可以得见。
    董建华执政期间,不少出版社推出「老懵董」系列的漫画,讽刺董建华的失败统治。董建华的管治多被舆论批评为「议而不决,决而不行」。
    董建华任内唯一获全港一致认同的德政,是他对推行香港教育改革时所投放的资源,是比过去历任政府都为多。虽然在改革时所产生的各种冲击和遗害到现在还尚未完全消除,但这些资源却使不少本来在1990年代被教统局归类为要逐步取谛的传统乡村学校得以改善,并能够与市区的「名校」争一日之长短。当中特别是对资讯科技教育所投放的资源,亦大大推动了香港学界的一轮新气象。这些好的转变,就连立法会内民主党的教育政策发言人张文光亦深表推崇。
    任内施政
    董建华早期推出多项长远计划,涵盖经济、教育、医疗、房屋、公务员体制等领域,但多项措施在推行时,除了成效不明显,亦一举挑动各个层面的不满。2000年他在未经公开招标下,将「数码港计划」交予盈科数码动力开发,部分舆论认为事件成为董建华政府的分水岭,他随后的政治失误及对政治改革的保守态度,进一步推使其支持度大幅滑落。2002年董建华民望持续下滑时,他在没有竞选对手愿意参选的情况下连任行政长官一职,2003年7月1日,终引发香港约50万人举行历来最大型的反政府示威。虽然中共中央多次表明支持董建华为首的特区政府,但一年后的7月1日,约50万人再举行反政府示威,2005年3月10日,董建华以身体不适为由提早离职。
    董任内建议/推行之重大计划包括:
    母语教育政策 — 这项由梁锦松主力推动的计划,建议全香港所有中学与小学衔接,采用母语教学。所谓「母语教学」,就是采用大多数学生日常生活使用的语言,也就是广东话作为授课语言,而非英语或普通话。
    八万五建屋计划 — 1997年宣布,拟每年兴建85,000个房屋单位。但因亚洲金融风暴,楼价中途剧跌愈五成,故未能完成所有拟定房屋建设项目。但董及政府一直并无表明政策改变,直至2000年6月一次记者访问中,当被问及会否修订「八万五」目标时;董才突然表示「八万五政策自1998年已未再提起,亦已经不再存在」。引来「不提及等同不存在」的笑话。
    (注:香港大部分投资为房地产业)
    (注2:根据基本市场经济学供求原则,当供应突然大量超过需求的时候市场就会出现恐慌性抛售而造成不合理降价。很多香港传媒指出八万五建屋计划为楼价下跌的主要原因)忽视价格弹性
    (注3:财经政策透明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对政府的基本要求)
    中药港计划 — 1998年始,拟提高香港对中药的认证能力,及令香港承包更多中药生意。中药港虽大作宣传但成果不著,现在计划已不知所踪。
    解散两个市政局 — 1999年,政府因为当时九龙市政总署员工偷懒的事件,著令孙明扬暗中筹划解散市政局、区域市政局及其关连政府部门,并重组成日后的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和食物环境衞生署。然而在计划筹备的期间,孙明扬在一次宴会中醉酒,在记者面前漏了口风。在杀局之后,多次因为分工问题使不少衞生问题变得无王管。另外,不少市政计划(如:图书馆及游泳池等)因为种种原因被拖延数年才得以实行,间接催生天水围种种家庭伦常及民生问题。
    数码港计划 — 2000年始,拟兴建数码资讯为主的经济项目,但大部分资金还是流向房地产。房地产的兴建更不采取本港惯用的招标承包方式而转向私人地产商(「盈科数码动力」,即今「电讯盈科」)委托协办。数码港计划对经济增长帮助不明显,但耗用财政资源不菲,数码港现今仍不能成气候。结果数码港只变成一地产项目,交由香港科学园管理。
    [编辑]
    政治事件
    [编辑]
    港大民调风波
    参见香港大学#钟庭耀事件 (港大民调风波)
    2000年,行政长官办公室特别助理路祥安,透过当时香港大学校长郑耀宗及副校长黄绍伦施压,妨碍香港大学民意调查研究计划主任钟庭耀博士对董建华支持度的民调工作。此举乃干预了香港的学术自由,在基本法下可能已属违法。郑耀宗及黄绍伦因此事辞职,路祥安则在董建华的力保下得以留任。董建华虽然没被证实事件和他有直接关连,但他及特区政府的声誉亦因此受损。
    [编辑]
    经贸交流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经常与广东省政府举行联席会议,处理双方经贸和人流的往来。2003年非典型肺炎疫潮过后,董建华发表「自由行」政策,质中国大家合作简化中国内地居民来港旅游的手续,以及达成「更紧密经贸关系协议」(CEPA),减少两地经贸的限制。
    [编辑]
    高官问责制
    参见高官问责制
    2002年,董建华於其第二届任期开始不久,宣布废除「公务员治港」方式,推行仿照美国部长制度的「高官问责制」。在问责制下,政务司司长职权被削,由行政长官统揽大权,各问责政策局长直接向董建华负责。推行至今,遭垢病为局长之间各自为政,而局长之权责或过重或过轻。但问责制也体现出其「问责」功能,犯错及极不受欢迎的局长纷纷因「私人原因」下台,计有因「偷步买车」丑闻的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因「二十三条立法」的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和因「沙士」(SARS)事件请辞的前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长杨永强等。
    [编辑]
    《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争议
    参看:香港基本法第23条
    [编辑]
    七一大游行
    参看:香港七一游行
    2003年及2004年,香港前后两次约有五十万人走上街头游行,反对董建华施政。2003年七一大游行后,中共中央虽然表面上宣称支持董建华,但私下已开始考虑何时让董建华退下;2004年大游行后,迫使《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立法搁置,叶刘淑仪和董建华宣布下台。

    魏妹 (匿名)
    0

    都没有成就,又怎样评价呢〉?

    魏蕊 (匿名)

撰写答案

(匿名撰写答案需要审核才显示内容。)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言论。